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任重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时流易趋 古意难学

——看任重的绘画

2015-09-15 16:17:42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王耀庭
A-A+

  任重先生的画作,以温故得新的风貌,崛起于中国当代画坛。

  自廿世纪初期以来,画坛风云变幻,除了教育专业制度建立之外,与往昔有所不同了,其中有一值得重视的,就是画学信息取径的不同。对于古代名画的见闻,一方面得自公私博物馆的公开展示,另一方面,印刷出版品的流通,名品化身千万,直达里巷,无远弗届。近二、三十年年来,更有高清晰度的复制品,直逼真品,真赝难分,已非次真迹一等。晚唐张彦远以宰相世家子弟,看尽天下名品,无奈以不能一窥大内藏品为憾,今日已然轻而易举。学画的途径就不囿于师承面授,而是神交古今。廿世纪初,也因此舍近之学明、清,转趋古宋、元。

  「趋古」,见之于史上大书画收藏家,也是第一流的书画家。简单举例,元代的赵孟俯,明代的董其昌。两位「文敏」,对拥有古书画的学习。赵孟俯说︰「作画贵有古意,若无古意,虽工无益。今人但知用笔纤细,傅色浓艳,便自谓能手,殊不知古意既亏,百病横生,岂可观也?吾所作画,似乎简率,然识者知其近古,故以为佳。」以「近古」而自诩。董其昌《画禅室随笔》更直接说︰「画平远,师赵大年。重山迭嶂,师江贯道。皴法,用董源麻皮皴,及潇湘图点子皴。树用北苑、子昂二家法。石法用大李将军《秋江待渡》及郭忠恕《雪景》。李成画法,有小幅水墨,及着色青绿,俟宜宗之,集其大成,自出机轴。再四五年,文沈二君,不能独步吾吴矣。」赵孟俯以「古意」为胜,董其昌则创作方式,从画史中撷取每位大家最优秀的部分,综合融入,创造出来的一种新风,认为就可以超越沈周、文征明。这种创作的理念与方式,见之于任重的《松亭待茗》,他自题「…予以唐之韵,运宋之理;宋之理,行元之格;不落明、清辈窠臼,识者或不以为妄言。…」「不落明、清辈窠臼,识者或不以为妄言。」话中的豪气与理念,令我想起张大千,也曾出此豪语。大千对自己「大风堂」的收藏,固然自诩,而目的也说得清楚︰「挹彼菁华;助我丹青。」这就是取资古人。任重此画,画是园苑一角,临水平台,乔松榆树在前,棕榈在后,精构茅亭其间;主人持麈逍遥,友人仆随,携卷来访,主人备茶接待。题材中的人文活动与配景,河岸吟兴是元代文人活动纪实,通幅笔调精工,墨韵为主,是宋人笔调,辅以微绿轻丹,赋色则是唐人遗韵。引人入胜的是画所呈现的典雅气质。这种手法,被认为山水画史呈现的集大成画家王翚,也有名言︰「以元人笔墨,运宋人丘壑,而泽以唐人气韵,乃为大成。」史上名作的例子,如董其昌跋赵孟俯《鹊华秋色》︰「吴兴此图,兼右丞北苑二家画法。有唐人之致去其纤;有北宋人之雄去其犷。」师法上舍短取长,追求的多是以「古意」为师。

  做为一个专业画家,最基本的条件,画家目有所遇,心有所感,就能以图像来表达。「图像」的内涵,无非「形与色」。谈形,画中的形,形是放眼所见;还是心中所想?这当然取决于画家本人的观点,与古为师,也不与放眼所见冲突,只是既有眼中所见,又合「古意」于笔下所见。任重的画中,以题材与技法来讨论,人物、山水、翎毛、花卉,无所不能。人物画于诸科画门是最难的,然而,任重不畏其难。从基本功夫的白描人物,见过他临习宋(武宗元)《八十七神仙卷》(朝元仙仗)及传为李公麟的《维摩演教》。这两件画史上的白描名作,任重笔下重现,不但惟妙惟肖,更是生动有余。这种看似祇有线条的单纯画法,却是一笔错不得,一如律诗的规范,能在此规范中游刃有余,才见好功夫。也由此功夫,转而无畏于精密的人物画。由整幅人物画,也不止是主角人物,配景的庭台楼阁,穿插的园林丛树,花木累石,乃至大小器用,这要一位画家无所不能,方能胜任。


任重 松筠棋茗 98×181cm 2011

  《松筠棋茗》为例,乔松树下,高士四人赌棋,侍女捧卷、端茶,童仆煮茗、携琴。画中的人物造形,我想得自张大千名作《文会》的启发,更早的追述是盛清时华岩的《玉山雅集》,虽是来源有据,然而人物开脸,有老有壮,却是任重自己风貌。整幅的园林构景,也是自出机杼。气质上华贵且古雅。



任重 诗人四条屏 78×48cm×4 2003

  《诗人四条屏》,画之取景、人物之造形,随个性与情节而定,画王维竹里弹琴、李白展卷赋诗、李贺观鹤苦吟、欧阳修松下听秋。以王维、欧阳修头戴陶渊明的「漉酒巾」、重领宽袍,说明文人「隐」的性向;李白之坐榻屏风,如在贵气皇家,李贺是回首徐行,风度儒雅。两人穿戴,「幞头」与圆领装服饰,这是唐时代真实状。四幅造形赋彩,美感也是回归「古意」。

  人物画上的画境如此,一样地,古艳的青绿山水,今人也已不多取,任重却是高度发挥,此不但见之于山水,也以重彩施之于花卉翎毛。《秋山在望》一幅,构景上,绿树荫荫遮琴船,船上高士专注抚琴,云影如带,涌江之上,绕山之腰,水波中流成澜,茸坡与青山赭壁,相互掩映。群树之树干,纠转露节,树枝之杈桠,及山石结体,画法上都取略带装饰性的造形,巧中带拙,这是唐人山水风。配以青绿衬赭,有了一份古雅之趣。


任重 江楼雪霁 65×47cm 2014

  《江楼雪霁》一幅,取法宋画的山川壮阔大构景。前景双峰对峙,深远通透出远方平远的湖山;景中雪压山陵,水天满云影,山为雪留白,水天染青墨;皴山画树,乃至界画楼台,并驶双帆,都是精工细谨。树以绿赭,屋宇赭红,色彩上在雪暗中透出稍许生意。这也是宋画古雅一格的画风。青绿与巧红的对比应用,则见之于《菡萏覆华池》。这是一幅典型的「勾勒填彩」画法,「勾勒」以成其形;「填彩」用赋其质。随着勾形赋彩,绿叶粉红,所衬出的莲叶鲜碧又转枯黄;莲叶的开合、摇曳,莲花的奔放、飘零,黄鸟的伫足回首,层次清楚,无不精准,又有一份动感,画趣的营造,由是而出。


任重 幽篁独栖 84x55cm 2015

  任重曾为文致意上海博物馆所藏的徐熙《雪竹》。他自己画作《幽篁独栖》,取意用笔墨造境,也都由此古名画立基。徐熙《雪竹》对应宋画「画写物外形,要使形不改。」此中,由眼中所见而下笔,用笔就无成法,也就是用笔的形态是就对象的形而成立,无所谓「皴法」、「十八描法」。同样的墨法也是视形而施。


任重 幽篁雪霁 35x35cm 2015

  《幽篁雪霁》时序是大雪天,背景以墨衬,用来画暮雪满天,竹竿的圆柱体积感,两旁深中间留白,竹节之交接处,也是墨白分明,俨然光影在望。小枝上的积雪,以如丁头鼠尾的线条,衬出雪泥;至若竹叶上之雪泥,留白之外,衬以青,以显竹青,又略施赭石,以见其枯。从画面所见,笔迹隐而填墨、填彩为主。文人画当道,一意的「黑白片」,对吗?在西方能以「素描」取代一切吗?「画法」本无绝对,但不能偏执。人生举目所见是彩色的,做为一中国专业画家,墨趣固不必舍弃,墨趣中如何成「古意」,本幅又是一例。


任重 雪竹斑鸠 137x69cm 2015

  就此,又加重色彩的见之于《雪竹斑鸠》。雪竹固以墨笔为重,然紧要处如竹叶之绿、竹叶尖之枯黄,又施以颜色,画斑鸠鸟是「勾勒填彩」,衬出雪泥灰黑中,显出一股卓然独立。再加重色彩比例的是《雪竹飞禽》,雪天整幅的背景,以湿墨遍染,有浓有淡,分出云影,一双黄鸟,振翅自竹丛玲珑石间飞出。飞鸟竹石,这都是宋人「勾勒填彩」,造形与意趣,也是追踵宋画。


任重 雪竹飞禽 55×60cm 2009

  时流趋新,众所周知,祇是刻意趋新,理念技法,为穷其变,光怪陆离,无所不用,以为形式之新,就是新。论画不论画法,而论形色的处理,成何种格调?新不在物换星移,而是化其旧,虽旧亦新,泥其新,虽新亦旧。任重展出的画作,其技法与画境,不趋时流,不畏宋元之难,铭心于宋元「古意」的画风,以宋元绘画为基础的「古意」,做出个人的诠释。那「六经为我注脚」而非「我为六经注脚」。又如每位演奏者,演奏大师的典范名曲,曲目尽管相同,音乐家不是抄袭名曲,而是个自发挥对名曲的诠释。看任重画,做如是观。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任重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